关注议题2020:香港少数族裔性小众

「同志无样睇」,所以是否出柜丶是否要告知别人自己的性小众身份,是许多同志的一大苦恼。但对於少数族裔来说,单是与众不同的肤色和外貌,就可能引来歧视。根据统计处2016年的中期人口报告,有58万多位少数族裔人士居住在香港,占人口的8%,当中超过一半( 54.9%)是外籍家庭佣工。

在香港说到少数族裔,会想到假日席地而坐的家佣丶重庆大厦的美味咖喱店丶尖沙咀壮丽雪白的清真寺丶有小泰国之称九龙城。你又有没有看过,少数族裔同志在香港,自信地扬起彩虹旗的样子?

来到香港的少数族裔同志,可能会发现这个看似先进的地方,给他们的保障并未比家乡多:菲律宾有7个省份有性倾向歧视法丶泰国的同性婚姻立法程序正在进行中丶尼泊尔承认第三性别。香港的性倾向歧视立法已争取廿多年仍未有进展,去年平机会主席朱敏健在同志游行(集会)的台上说会就性倾向歧视立法草议法律条文,再与社会讨论,惟现在仍未有消息。究竟这些草议条文,又会否包括保障同志外籍家庭佣工免受歧视呢?

今年香港同志游行的关注议题是香港少数族裔性小众,我们十分荣幸邀请到移工同志骄傲游行(Migrants Pride)为议题的合作伙伴。他们自2015年开始在中环用歌舞推广同志移工在社会中的权益及福利,在面对性小众丶在地少数族裔身份的双重交织歧视之下,他们每年彩虹旗飘扬的游行队伍中的各种肤色显得更为耀眼。同志丶少数族裔丶移工等种种被边缘化的身份,也是将我们连结起来的力量。